阿根廷电影《烈焰焚币》

根据发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真实故事改编

最爱之一

他们总是在一起 他们永远的在一起

我有活下去的理由太多太多了 但我还是活不好
失眠 我不是不想睡觉 是我真的睡不着
我不想和你们说太多 你们的过激反应真的让我更难承受
让我觉得我又在给你们添麻烦了 对啊我应该过的很好啊 不应该有这么多问题啊 但它们又真实的存在着 我想解决掉 但我如何能靠强大的个人能动性战胜呢 我找不到办法
我吃药我以为我有所好转 但它又回来了啊 果然自以为的恢复了 但还没有吧 谢谢你提醒了我
我走进了死胡同出不来了 心脏在敲击耳膜

这个summary看起来就这么的赤鸡
等有空了翻译一下这辆大卡车 是篇雏横
太太太太赤鸡了
横雏横什么体位我都能磕爆

想写お隆様 和 村子小姐姐🤔🤔🤔

你们真是都给他赋予了好多人设哟啧啧啧啧啧 哪儿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横山白:

被丸雏萌哭了😚😚😚
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话说hina也是个帽子精(爆笑)

【仓安】说不怕是骗人的。(车👈ju

接上一篇


https://shimo.im/djx5q5BCOpk6cXTt

请勿疲劳驾驶

评论链接是真车

再见 我去蹲局子了

【仓安】说不怕是骗人的

cp关键词 拷问 一线越过 说不怕是骗人的


“你把东西藏在哪儿了!”打手扬起的皮鞭抽在了大仓忠义的胸前。
被捆在椅子上正接受拷打的男人,胸前t恤的布料已经被抽打的斑驳,啧了两声,吐了口中的血水,抬眼看着打手身旁的小个子男人。后者双眉微皱,盯着他。没想到这家伙撑着这么久。
安田章大示意打手退后,自己走上前,弯着腰 ,将脸凑近了大仓忠义。微微开口,“你想怎样才肯说?”
“我想要一样东西。”大仓忠义迎着目光望进了他眼里。
“你们都先出去,”安田章大挥了挥手,“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你想要什么。”
大仓忠义微微扯动嘴角,低头目光扫过身上的束缚。
安田章大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解开他身上的镣铐。
大仓忠义活动活动了手腕,站起身来。饶有趣味的绕到安田章大身后,“我说安田大人,您就这么轻易的放开我,真的就不怕我跑了吗?”
安田章大早已从腰后摸出了匕首,握在手中。笑了笑,“说不怕,是骗人的。只是,今天在你走出这个房间前必须告诉我,你把东西藏在哪儿了!” 安田章大回身便压了过去,连同匕首按在大仓忠义的脖颈处。却不料反被后者以身高优势擒住。而然匕首仍然在大仓忠义的手臂上剌了一道口。后者吃痛的嘶——了一声。
血顺着手臂滴在了安田章大的西装上,连同里面浅蓝色的衬衣也染红了一片。
见安田章大不满的颦眉,大仓忠义笑了笑,轻轻的在他耳边说,“一会儿啊,我会让你身上染上更多,我的颜色。”
安田章大心中一沉,怕是跑不掉了。
自从上头把大仓忠义分给自己拷问,今天是他说过话最多的一次。他低沉的声音如此有魔力,牢牢地把安田章大困在了原地,困在了他的臂膀中。
安田章大手中的匕首还贴着大仓忠义的手臂。后者却没有半点让步的意思,任由血汩汩的淌着。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安田章大松手了,匕首啪嗒掉在地上,弹出清脆的声响。
没有了匕首的威胁,大仓忠义更加肆意的加重困住他的手臂的力度,脸凑近。呼吸全喷在了安田章大的耳朵,痒痒的,安田章大本能的想要躲开,却被大仓忠义堵住了去路。
“安田大人,您刚才不是问我想要什么吗?我…想要…你。”
一字一句,像一只只小虫子一样钻进安田章大的耳朵里,慢慢的往身体里爬着,到达大脑,心脏,肾脏……
还不等安田章大反应过来,大仓忠义便衔住了他的耳垂,舌尖色情的扫过耳廓。
“呜……嗯……”安田章大轻轻地呻吟了出来。
“原来安田大人这么敏感啊。”大仓忠义嘴角轻挑,一个吻落在了安田章大的脖颈处。
安田章大想要挣脱身上的禁锢,却被大仓忠义一把推在了拷问的座椅上,迅速的用枷锁铐住了安田章大的双手。
“你干什么!”安田章大挣扎着,椅子叮叮作响。门外的随从们听到响动便敲了敲门,“安田大人您没事吧?”
“我…我没事…你们都先走吧。”
看着安田章大因近身搏斗而垂在眼前的短发,微红的脸颊。大仓忠义走上前蹲下来,摩挲着安田章大的膝盖,抬眼看着他。
“一会儿就让你有事。”说罢便骑坐在安田章大身上。
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

TBC
下一部分可能就是小破车了

公开摸腿之后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37976

一台轮胎快掉了的小三轮儿

空间有点小 大家挤一挤 上车!